威廉公爵

编辑:年糕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5 20:08:39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威廉一世(征服者)一般指威廉公爵
征服者威廉(William Ⅰ the Conqueror,1027—1087)即英国国王威廉一世(1066 —1087)。
本是法国诺曼底公爵。号私生子威廉,表亲英王忏悔者爱德华死后无嗣,大贵族哈罗德被拥立。威廉借口爱德华生前曾许以王位,乃渡海侵入英国;哈斯丁一战击毙哈罗德,自立为英王威廉一世(号称“征服者威廉”)有时叫“杂种威廉”(William the Bastard)。
重用并分封土地给诺曼人,压制盎格鲁-撒克逊贵族,强令领主效忠;编制《末日审判书》,是欧洲中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君主之一,影响包括统治者的改变,对英语的改变,社会和教会的上层等级的变化,并且采用了一些大陆上教会改革的观点。
中文名
威廉公爵
外文名
William the Conqueror;Guillaume le Conquérant,
别    名
征服者威廉、威廉一世、杂种威廉
出生地
法国诺曼底法莱斯城堡
出生日期
约1028年(戊辰年)
逝世日期
1087年9月9日
职    业
国王
主要成就
诺曼征服
在    位
1035年7月3日 – 1087年9月9日

威廉公爵人物生平

编辑

威廉公爵早年经历

1027年或1028年,威廉生于法国诺曼底法莱斯的法莱斯城堡。
威廉是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一世唯一的儿子,
征服者威廉出生地,法国法莱斯城堡 征服者威廉出生地,法国法莱斯城堡
同时是英格兰王后诺曼底的爱玛的侄孙(她曾经先后是爱塞烈和卡纽特大王的妻子)。他的母亲莱乌是罗贝尔一世的女仆,因此威廉是私生子。莱乌是法莱斯的富尔贝(Fulbert of Falaise)的女儿,后来嫁给了赫文·德·孔特维尔(Herluin de Conteville)并生了两个儿子。除了他的两个同母异父兄弟巴约的厄德和莫尔坦伯爵罗贝尔,威廉还有一个妹妹,诺曼底的阿德莱德,他是罗贝尔的另一个孩子。
尽管是非婚生子女,他的父亲仍指定他为诺曼底的继承人。这一身份影响了他的早期生涯。孩童时期,他的生命常受到来自亲属的威胁,他们认为自己拥有更合法的继承权。当威廉在沃德勒夷(Vaudreuil)的城堡要塞睡觉时,发生了一起针对他的刺杀,当时刺客错误的刺中了睡在威廉旁边的孩子。不过当他的父亲去世,他作为继承人得到承认。威廉的敌人称他为“杂种威廉”,并嘲笑他为制革匠的后代,阿朗松周围居民把兽皮挂在城墙上以嘲笑他。

威廉公爵诺曼底公爵

按照他的父亲的遗嘱,威廉在1035年7岁时即位成为诺曼底公爵
敌对的诺曼贵族阴谋篡夺威廉的地位,杀死了威廉的三位监护人,尽管不包括布列塔尼的艾伦三世,他是一位后来的监护人。然而威廉得到法王亨利一世的支持。他在15岁时被亨利封为骑士。到威廉19岁时他成功的处理了叛乱和入侵的威胁。
1047年,由于亨利的援
征服者威廉征服英格兰 征服者威廉征服英格兰
助,威廉在卡昂瓦尔斯沙丘战役(Val-ès-Dunes)中击败了叛乱的诺曼贵族,得到了受罗马天主教会支持的“神圣休战”,最终巩固了诺曼底的统治。
和教宗利奥九世的愿望相反,威廉于1053年在诺曼底厄镇(滨海塞纳省)的圣母小教堂娶佛兰德斯的玛蒂尔达为妻。当时威廉约24岁,玛蒂尔达22岁。威廉被认为是一个忠实而钟情的丈夫,他们的婚姻生育了四个儿子和六个女儿。为了忏悔这桩近亲婚姻(他们是远房表亲),威廉捐建了圣-斯蒂芬教堂(男子修道院),玛蒂尔达捐建了圣三一教堂(女子修道院)。[1] 
由于威廉的贵族联姻,诺曼底力量的加强使法王亨利一世感到威胁,他两次(1054年和1057年)试图入侵诺曼底,都没有成功。威廉已经是一个有魅力的领袖,在诺曼底内部吸引了强大的支持,包括他同母异父兄弟巴约的厄德和莫尔坦伯爵罗贝尔的忠诚,两人在他的一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随后,亨利一世和安茹的杰弗里二世于1060年去世,削弱了这两股竞争势力的权力中心,使得威廉受益。
1062年威廉入侵并获得了曾是安茹封地的曼恩伯爵领地的控制权。

威廉公爵要求英国王位

忏悔者爱德华死后无嗣,威廉、强大的威塞克斯伯爵哈罗德·葛温森
威廉公爵 威廉公爵
及被称为哈罗德·哈德拉德的维京国王挪威的哈罗德三世三者之间激烈的争夺英国王位。
通过自己的姨祖母艾玛(埃塞烈德的妻子和爱德华的母亲),威廉拥有微弱的血统来主张他的权利。威廉同时声称当他1052年在伦敦访问爱德华时,后者许诺给他王位。在丹麦人占领英格兰期间,爱德华流亡诺曼底,一生中许多时间在此度过。威廉援救了在蓬蒂厄伯爵领地遭遇海难的哈罗德,并且他们一起击败了布列塔尼公爵科南二世。在那种情况下,威廉册封哈罗德为骑士;无论如何,他也同时诱导哈罗德,透过一个隐藏的圣徒骸骨对自己宣誓效忠。
然而1066年1月,依照爱德华最终的遗嘱及通过维坦(国会)的投票,哈罗德·葛温森(Harold)由大主教奥尔德雷德(Aldred)加冕为国王。[1] 

威廉公爵诺曼入侵

主条目:诺曼征服
同时,威廉向教宗亚历山大二世提出了他对英国王位的要求,教宗给予他圣十字旗作为支持。然后,威廉在利勒博纳(Lillebonne)召开了战争会议并于1月份在诺曼底开始公开的集结一支军队。
威廉提供对英国土地和头衔的承诺,他在迪弗(Dives-sur-Mer)聚集起一支庞大的舰队,推测达696艘舰只。舰队运载的入侵力量除了包括来自威廉自己的领地诺曼底和曼恩的军队之外,还有大量的雇佣军,以及来自布列塔尼、法国东北和佛兰德斯的盟军和志愿者,加上少部分来自法国其他地区和诺曼人在南意大利的殖民地军队。在英格兰,哈罗德在南部海岸集结了一支大军和一支舰队来防卫英吉利海峡
对于威廉幸运的是,他的横渡被达八个月的恶劣大风所推迟。在等待期间,威廉设法把他军队保持在一起。但是哈罗德的军队由于供应的不足和收获季节到来导致的士气下降而减少,他于9月8日解散了他的军队。哈罗德同时在伦敦加固他的船只,留下了没有防守的英吉利海峡。然后传来了消息,另一位王位争夺者,挪威的哈罗德三世联合托斯提格·葛温森从约克登陆并深入10英里。哈罗德再次召集他的军队,经过了四天的急行军之后于9月25日击败了哈罗德三世和托斯提格。
9月12日风向改变,威廉的舰队启航。一场暴风雨突然袭来,舰队被迫在圣瓦莱里索姆河畔(Saint-Valery-sur-Somme)躲避暴风,再次等待风向的改变。9月27日诺曼舰队终于启航,9月28日在英格兰的佩文西海湾(萨塞克斯)登陆。威廉从那里前往向东几英里的黑斯廷斯,在那里筑起了预制的木制城堡作为军事行动的基地。他从那里劫掠内陆地区并等待哈罗德从北方返回。
威廉选择黑斯廷斯是因为它位于一个长半岛侧面的末端,靠近无法通行的沼泽。战役在地峡进行。威廉立即在黑斯廷斯修建了一个堡垒警戒他的背后,对抗可能自伦敦到达的哈罗德舰队。威廉的军队登陆,他就能比较少的关注逃亡的问题,并能等待冬季暴风雪的结束,用骑兵袭击周围地区,然后再春天发动一场战役。哈罗德对英格兰南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侦查,并充分意识到需要立刻占领这个地峡。[1] 

威廉公爵英格兰统治时期

12月25日,威廉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为英格兰国王,诺曼王朝开始。
威廉一世即位后,为了镇压国内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叛乱,威廉一世将英国的五分之一土地作为自己的领地,将手下的骑士封为男爵,分别派驻各地镇守,并在全国修建了很多城堡。伦敦塔温莎城堡都是在那个时期修建的。[2] 
威廉一世改变了英国历史的走向,不论是商业、宗教或文化上,都由以往趋向斯堪的那维亚的风俗,变成了和欧洲相承继的局面。他引入了法语和法国的生活习惯,其中一些词汇和习俗对英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同时,威廉一世亦改变了以往以农业为主的社会模式,引入欧洲的封建制度,如骑士取代了家奴的地位,农夫地位也降为农奴阶级。为了掌握全国的人口和土地分配情况,威廉一世在1085年和1086年派人调查整个英格兰地区贵族和自耕农土地的实际情况及经济力量,颁布了被称为《末日审判书》的土地帐簿。根据《末日审判书》的调查结果,英格兰约有150万人口,其中90%以上是农民。
为了镇压长子罗贝尔二世诺曼底地区发动的反叛,威廉一世亲自返回法国,于该年七月在芒特(Mantes)落马受伤,两个月后在鲁昂的St. Gervais女修道院去世,他的第三个儿子威廉陪在他身旁,去世后被埋葬在诺曼底卡昂的圣埃蒂安修道院(Abbaye de St. Etienne)。他晚年身材发胖,下葬时人们试图将他塞进棺内的时候,他的尸体竟然胀裂了,使得整个教堂充满了一股难闻的气味。而当威廉运到墓地即将入土为安时,有一个人突然声称这块地皮是他的,并在众人面前要求主持公道。在付出了六十个先令后,威廉的遗体才得以入土下葬。[3] 

威廉公爵轶事典故

编辑
1087年,由于与法王腓力一世的领土纠纷,威廉加入到与法国的战斗之中,并攻占了巴黎附近的要塞芒特。眼看胜利在即,英雄一世的威廉却意外堕马而死,否则,他对历史的影响还会更大。但此战揭开了英法两国未来数百年纷争的序幕。[1] 
演说词
举战旗,勇往直前 (1066 年10 月14 日)
诺曼底人!一切民族中最勇敢的人!我毫不怀疑你们的勇气,也不怀疑你们必将取得胜利。任何意外或障碍,都不能阻止你们努力赢得胜利。即使你们确实有一次——只有一次未能取胜,或许需要我来激励你们,但你们的勇气与生俱来,无需靠人鼓动。最勇敢的人啊!我国的缔造者,我们的先王罗伦,不是率领前辈们在法国的心脏巴黎战胜了法兰克王吗?法兰克王不是恭顺地献出了女儿和地盘,才得以苟安一时吗?这块地盘后来就以你们的民族命名,称为诺曼底公国。
你们的前辈不是在鲁昂俘获了法兰克王,并把他囚禁在地牢里,直到他将诺曼底公国归还给当时还年幼的理查公爵吗?双方还协定,今后,法兰克王和诺曼底公爵举行任何会议时,公爵务必佩剑,而法兰克王却不得佩剑,即使是一把匕首。高贵的法王不得不对你们的前辈表示让步,因而这一协定就有了永久的约束力。后来,这位公爵不是率领你们的前辈到达阿尔卑斯山下的莫门第,迫使该城的勋爵即他的子婿,听命于自己的妻子即公爵的女儿吗?你们征服了凡人,公爵却战胜了魔鬼。他同魔鬼搏斗,把魔鬼打翻在地,反缚双手,让它在众天使面前受辱。但是,我何必要追述往事呢?在我们的时代,你们不是在摩梯梅同法兰克人打过仗了吗?法兰克人不是怯于战斗而仓惶溃逃吗?你们不是杀死了法兰克人的主帅拉尔矢,然后作为获胜的自然结果,满载着荣誉和战利品凯旋而归了吗?啊!我们的祖先丹麦人和诺曼人曾上百次地击败过英国人。如果任何一个英国人能站出来证明,罗伦的民族自立国以来有过败绩,我就认输撤退。我的勇士们啊!一个屡战屡败、对军事一无所知、连弓箭都没有的民族竟在你们面前抛头露面,这岂不叫人羞愧吗?那些残杀你们的同胞和我的亲族艾尔弗雷斯的人竟然还活着,这岂不令人诧异吗?我的勇士们,高举战旗,勇往直前吧!愿你们的荣耀之光,犹如闪电照亮四方!愿你们的进攻呐喊,犹如雷鸣东西回荡!为我高贵的死伤的战士们复仇吧![4] 

威廉公爵历史评价

编辑
征服者威廉的征服,对历史影响最大的是,使英国自罗马帝国时代以来再次被卷入了欧洲中心地区的复杂关系中(此前征服英国的,不过是文明程度比英国还落后的诺曼人),由于英王在法国拥有领地,英法两国王室成为一对剪不断,理还乱的冤家,此后数百年中两国的交流和碰撞成了西欧政治生活的主题之一。这次征服改变了英格兰的历史进程,甚至连英语都发生了改变,大量新的词汇加入到英语中。他将许多新事物带入了这个孤岛,如陪审制度,后来英国法律自成体系,就是以此发端的。
威廉一世将诺曼底传统的集权统治和军事立国带入了英国,是英国历史上一大转折。在此之前,英国一直是被入侵,被征服的对象,而从他开始,英国转守为攻,以后的战争主要只在别人的国土上进行,尽管此两项传统在英国以后的发展中逐渐淡化了。在评价威廉的重要影响时,人们首先不应忘记,如果没有威廉,诺曼人对英国的征服就不可能发生。威廉不是王位的自然继承人。离开他的个人能力和野心,诺曼人既无理由也无能力征服英国。自从罗马人在威廉1000年前征服英格兰后,英格兰从未受到过来自法国的侵略。威廉之后的10个世纪中,法国(或其他地方)对英国的侵犯无一成功。
诺曼底入侵者的人数并不多,但他们对英国历史产生了巨大影响。诺曼人统治前的五六百年中,英国反复遭到盎格鲁-撒克逊人和斯堪的那维亚人的进犯,其文化基本上是日耳曼型的。诺曼人虽是斯堪的那维亚半岛上维京人的后裔,但他们的语言和文化是属于法兰西型的。因此,威廉征服英国,使英格兰文化同法国文化发生紧密的联系(今天,这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但在威廉一世之前的几百年间,英格兰文化大多只同北欧文化接触)。其结果是,法兰西文化同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在英国融为一体。如果没有威廉,这种融合不会发生。威廉将当时先进的封建主义带入了英国。诺曼底国王与之前的英国国王不同,他亲自指挥一支几千人的武装骑士队伍,按中世纪的标准,这是一支强大的军队。诺曼人善于行政管理,使英国政府成为当时欧洲最强大和最有效率的政府。有趣的是,威廉的征服促进了英语的发展。大量新的词汇加入到英语之中。实际上,在现代英语字典中,起源于法语和拉丁语的词汇,多于源于盎格鲁-撒克逊的词。而且,就在威廉征服英国的三四百年间,英语语法变化很大,在很大程度上朝着简化的方向发展。今天的英语,可能同低地德语和荷兰语没有多大差别。这是惟一一个由于个人原因而出现一个大语种的例子(值得一提的是,英语无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语言)。也许会有人提及威廉征服英国对法国产生的影响。在征服后的三四百年间,英国和法国进行了长时间的战争(由于英国国王源于法国,因此他们在法国拥有大片土地)。这些战争可直接追溯到威廉征服英国。而在1066年以前,英法之间,几无战争。在本质上,英国在很多方面不同于所有的欧洲大陆国家。英国以其所建立的庞大帝国和民主制度,对世界其他地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不列颠政治发展史上,威廉的活动产生过多大的影响?历史学家不同意现代民主制读起源于英国而不是德国的说法。但英国的文化和制度,是盎格鲁-撒克逊和诺曼人的融合体,这种融合应归功于威廉征服英国。诚然,威廉征服英国后的100年中,英国并没有出现宝贵的民主制度,这是事实。但对于大不列颠帝国的形式,威廉的影响则尤为重要。1066年以前,英国不断受到外族入侵,1066年以后,情况正好相反。原因在于威廉建立起了强大的中央政府,而这种政府被后继者所拥护。由于有政府指挥的军事力量,英国再也没有受到过外族入侵。相反,它不断进行海外扩张,这使英国必然比其他欧洲国家得到更多的殖民地。当然,不能把英国后来的发展全部归功于威廉。但威廉征服是英国后来发展的间接动因。因此,从长期来看,威廉的影响是巨大的,要大于后来的伊丽莎白一世维多利亚女王

威廉公爵家庭成员

编辑
父亲
罗贝尔一世(Robert I le Magnifique),法国的第六代诺曼底公爵。
妻子
佛兰德伯爵的女儿,法王罗贝尔二世的孙女玛蒂尔达
儿子
长子罗伯特·柯索斯(约1054年-1134年)即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二世
次子理查德(1054年- 约1081年),贝尔奈公爵
三子威廉二世(1056年-1100年),英格兰国王
四子亨利一世(1068年—1135年12月1日), 英格兰国王
女儿
长女塞西莉娅(约1056年-1126年),圣三一修道院院长
次女阿德莉萨(Adeliza) (? -1065年)
三女阿德拉(约1062年-1137年),嫁给布卢瓦伯爵斯蒂芬,他们的次子就是英格兰国王斯蒂芬。
四女阿加莎(约1064年-1079年),和卡斯提尔的阿方索六世订婚。
五女康斯坦丝(约1066年-1090年)布列塔尼公爵夫人。
六女玛蒂尔达(? -1112年)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欧洲历史 政治人物 外国历史 外国 君主 历史 人物